置顶 自由是一种需要比较而得出的概念(这句话开始已经不严谨了只有暴论了)比如说“不被束缚”“不被压迫”自由同时具形容词名词词性,我认为名词形式的自由是“相较某物更自由的状态”,更自由,意味着相信你所遵守的那套规则更好,以至于即使戴着枷锁,也相信这枷锁是天下最轻最合身的,自由是一种感觉, ​​​​...展开全文c
别人的个人经验没有代表性,别人讲的逻辑链不具体,这样说起来,我又赢了两次。
因为我的观念当然主要受我个人经验影响,个人经验像一条条道路限制了人可能相信的东西的方向及范围,完全反向的观念难以让人接受正如很难让一辆正向行驶的车瞬间掉头。
我能做的当然只有储存这些想法,等待我经验验证了进 ​​​​...展开全文c
自由是自信,那自信是什么?不知道,但我认为,自信的一个特点是,不能通过刻奇行为取得。
一个人谈论自由而开始刻奇的那刻起,他的自由概念无效。 ​​​​
一个真正意义上自由的、开放的、积极的、平等的,相互尊重的创作环境。“自由”意味着空缺的概念被填充,正确的界限被划分。
Tiffany G这事儿看起来虽然荒唐,但想想又是必然,因为我们的后面几代人,就是这样被教育出来的。都说童年经历影响人一生的性格,人成长过程中接触的东西像水泥那样随时间固化在人的身上,改变人的形状,也就没那么不可思议了。由这件事引出的另一个比较让我concern的现象,是一些不明所以就大喊“创作 ​​​​...展开全文c
句子被记录下来是出于强化某种认识的目的。 ​​​​
为什么会对抽象的人怀着爱意,对具体的人厌恶,因为判别的标准有问题,自己浅薄的日常生活显然没有由那些自己也不是很熟的大词组成的抽象语言看起来有说服力。大词让人自我厌恶。 ​​​​
我觉得,世界是有潜规则和明规则,规则适用各有限制,但是个例是无法与规则放在同级别对抗的。
我看了很多的口人案,人被刺入,敲打,踩踏,拉扯的视频,在wb上。我对于群体情况依然一无所知,看视频只破坏了我的心情,我除此一无所得。
普通人要有责任感,多大的责任感,我不认为是修改规则的责任感, ​​​​...展开全文c
我也觉得近年保守主义是被觉醒主义召唤而来的。 ​​​​
微信读书里有两个数据,一本书在多少人的书架里,有多少人已经读完,要是能通过大数据分析读完比例很有趣。 ​​​​
8月8日 21:50 来自 iPhone 8 Plus 已编辑
暴论:从出生开始,上等人就在自动地踩踏下等人,不论心情是畅快还是愧疚。
无需专门画一条线,只是猜测生存基于某种掠夺,长尾效应,资源自动涌向并不缺乏的人。
这一想法的出现是基于我对“不能改变现状的对‘抽象的人‘的概念的怜悯”的反感而产生的。实质上我什么也没做,但通过这种自谓性质的行为 ​​​​...展开全文c
冒出来一个想法,历史上想必有人已经说过。国家是个暴力机构,国民的权利就是暴力的租借形式。
那么既然是租借,就要始终有人为之付款,不主动就必定被动付款,不合作者付得更多。 ​​​​
人会趋向于自己喜好的,也可能趋向于自己憎恨的东西,了解就是变化的开端。
能引发感情的东西就是组成自己的东西,无论好恶,在认识到一个东西的存在的时候,就成为了我的一部分。 ​​​​
感觉教人“做你自己”等于啥都没讲。
我倒觉得“你配”“干的漂亮”这种不知道正讲还是反讲的话在体现无法为别人负责的态度上更明显些。源自自我实践的真实信心永远缺失。作为情感体验的借贷信心永远过剩。 ​​​​
8月8日 00:22 来自 iPhone 8 Plus 已编辑
冒出来一个想法,消化掉的内疚会转化成对自己的信心,不论来源,信心总是好的,在人跟人不断分割的时段,不够鲜明的内耗变成被征服的领地。
自我是个黑箱,别人只能看到外面。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