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刚从老师那里听到,长沙有名校的高中竞赛生自杀了,据传可能的原因是有人做了手脚,但也无法证实,他和金牌失之交臂,错过了去北大的机会,学生和家长双双跳楼。

听到消息难过了好久,在想,如果我是他身边的人,我一定要告诉他,如果你心里真的北大那么重要,别伤害自己,查明谁做了手脚,去闹大,闹 ​​​​...展开全文c
《隐入尘烟》给我的感受是,我们其实很少被当成“人”,在绝大多数世人,甚至包括亲人那里,我们可能是拉车干活但最好不要吃太多草的驴,是危房将倾时随意任之自生自灭的燕子,是一袋匹配的血浆,一棵麦子,是泥土。我们只能期望自己在很小一部分人那里被当成“人”对待,所以我们会一直找,一直等,找 ​​​​...展开全文c
真正治好你精神内耗的,应该是那些在各大公共场所巡逻、碰到一个路人就要厉声呵斥一遍“口罩戴好”、眼睁睁看着路人敷衍离开2米后又摘下口罩掉头不顾的工作人员。 ​​​​
人在说自己的母语、方言的时候,那种畅快的状态,是最接近生命本真的,说别的语言都像在无意识地扮演另一个人。能在生活中大部分时候说自己的语言,是种让人嫉妒的特权。 ​​​​
下午跟朋友见面,记住了他两句话,“人都是各自寻找和订阅各自的人民日报”,“人类的本质是做乙方”。 ​​​​
这几天在泸沽湖,到处都能听到「走婚」这个词。来的第一天,当地司机就和我们说,泸沽湖这个区域,是中国唯一的母系社会,没有现代社会里所谓的「婚姻」和「家庭」,当地人说「男不娶,女不嫁」,人一辈子都和母亲住在一起,「走婚」生下来的小孩子归母亲所有,跟母亲姓。

车上人听得兴致勃勃,我冒昧 ​​​​...展开全文c
  • 长图
忘了话头从哪起,我们又聊到以前看过的那部说不上是电影的电影,《姑奶奶》。电影里,樊其辉说,多年之后,他得知年轻时一起活动的朋友境遇落魄,濒临绝望,他想要不要出手相助,但回头就想到,人是救急救不了穷的,能救得了一时的惨淡,救不了一世的命运。这时候东方明珠塔上空是干干净净的漆黑,一朵 ​​​​...展开全文c
感受下小红书用户的秦始皇情结 ​​​​
“我们到陌生城市,还不是凭几个建筑物的屋顶来识别的么。日后离开了,记得起的也就只几个屋顶。” ​​​​
确认自己已经老了的一个标志是,明星夫妇离婚官宣,网友纷纷@ 来去之间要求加服务器,而我却是第一次听说这对明星夫妇。 ​​​​
我的生活约等于一台电脑,小心翼翼不敢运行太多程序,打开一个程序就会内耗到死机,我处理的办法是关机重启,也就是“先睡一觉再说”,但每次醒来之后还是一样的死机,死机,死机。 我有朋友的情况更不行,关机键都失灵了,只能对着已经卡死的屏幕,枯等昼夜。 ​​​​
今天的微博就上到这里
能适应异性恋模式就是一种社会化得还行的表现,能谈得好异性恋的人大有前途,包括在同性恋爱中复制异性恋模式且甘之如饴的同性恋者。 ​​​​
再精彩的“反内卷”叙述,都是听完了一鼓可以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现在再听,听完了该怎么卷还是得怎么卷,就这样了。 ​​​​
“你最初爱的那个人并不是你最终爱的那个人,爱不是最终目标,而是一个过程,借助这个过程,一个人想去了解另一个人。”

《斯通纳》 ​​​​
网上攻击这个那个博主“有人设”的,既然“人设”是这么个罪恶滔天的事情,那你在老板面前没有人设?你在导师面前没有人设?你在自己的孩子面前没有人设?既然你在领导、导师、孩子面前可以有,怎么别人在互联网上就不能有?还是说这个残羹冷炙的逼网比你泥沙俱下的现实生活还要高贵些,这么神圣不可侵 ​​​​...展开全文c
《马男波杰克》这种剧,沾上就像毒品一样戒不掉。我猜是不是大多数人,活着活着总会有一天发现生活的荒诞可笑之处但又无能为力,而如果你不幸看过《马男波杰克》,你就会在这种时刻感叹“我就是波杰克本人”。嘲笑生活,似乎是满目疮痍中唯一的开解,但对“嘲笑”上瘾,对“代入”上瘾,又何尝不是饮鸩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