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朋友在西北的小县城支教,当了一年老师,回来之后凑在一起聊天。

我问她,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她说,她去之前是野心勃勃,觉得要好好改变学生们的人生,后来发现自己错了,这一年里,她才是那个被改变了的人。“我负责任地说,我那些学生的人生经历,比我们这些人都要丰富一百倍。”

用时兴的话讲, ​​​​...展开全文c
《我在伊朗长大》里,小女孩离开伊朗,到维也纳读书,受同学排挤,格格不入,只能和班上的朋克青年做朋友。这些边缘的朋友在一次party上大谈“人生是虚无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她一下子就应激了,冲上去说,“你胡说,存在不是荒谬的,有人为自由甚至牺牲了生命,你以为我叔叔的死只是为了好玩 ​​​​...展开全文c
基于我这些年上学和上班无止尽为不负责任的队友擦屁股的亲身经历,以后别人面试我,问我有什么缺点,我将会回答:我总是过于积极地承担了别人应该承担但没有承担的责任,螺旋式循环让我的合作者成为了系统性推卸责任的人,害他们失去了成长的机会。 ​​​​
87版红楼梦完美诠释什么叫“美人在骨不在皮”,美人们老了还是美得不减分毫。只是击节而歌,席间少了一位,她永远不会变老了。//@潘萌SoPhia: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安澜堂懒猫:太美好了。人间清乐。

抱歉,由于作者设置,你暂时没有这条微博的查看权限哦。查看帮助:O网页链接 ​​​​

健身房里一个男的卧推两分钟,自拍五分钟,各个姿势,各个角度,各个表情,最后选出全局最优的一张。古今中外,原是相通,健身是一种社交网络的预备役行为。 ​​​​
在我眼里,《不要以为刷完题拿到 offer 进了谷歌就结束了,这只是开始》和《我上了985,211,才发现自己一无所有》背后的症候是同构的,都是一种数十年来被教育“只要你xx了,这辈子就不用愁了”留下的后遗症。现代人都是过一天算一天,每天睁眼起来都有新的屎要吃,今天赶忙赶急多吃点,不耽误明天命 ​​​​...展开全文c
“出柜是什么意思?”
“可能是语病吧。”
“可能他们家真的有在搞乱伦,可怕了。” ​​​​
几年前还老听人提“传播焦虑”这个说法,这些年不太听到了,我的解释是,现在可能焦虑已经人手一份了,终于不用谁传给谁了,都是量身定做,总有一款适合你。 ​​​​
那天文化沙龙上认识一个好喜欢好喜欢的姐姐,最近举家从新加坡搬来荷兰,“我儿子去年对我出柜了,我知道在新加坡这个国家,他这样的小孩子没有空间,所以我就换地方。” ​​​​
朋友说,他去西班牙交换那年,班上几个同学目标比较清楚,一过去就开始找工作。我问,在西班牙吗?他说,全世界找。四个字掉在地上,砸出一种英特纳雄耐尔式浪漫。 ​​​​
李佳琦这时候回来,是给简中互联网冲喜来了。 ​​​​
#studyaccount[超话]# 经常有朋友私信问我#留学# 相关的事情,九月很多明年入学的留学项目已经开放申请了,这时很多朋友会开始紧张语言成绩的事情。

首先是语言分数的要求。语言成绩在申请里主要起到门槛作用,美国学校相对会对提交时间比较宽容,甚至会先发offer,允许晚点再交英语成绩,但欧洲很多 ​​​​...展开全文c
以前看《霸王别姬》不认真,后半段,玉石俱焚那场戏,程蝶衣扛着锁站起来,环顾四周冷笑一场,“我早就不是东西了。” 以前看的时候,只是惋惜,想他这么说,是自怜自弃了。后来发现,这里面有种很深的嘲笑,嘲笑这些张牙舞爪围攻他的人,这些人以为能毁灭他,其实他早就抢先一步把自己毁掉了。对于某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