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可奉告_

吴可奉告_

他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超过1000人正在使用
总有人在负重前行,也总有猫在昏昏度日! ​​​​
今天我扔掉了穿了四年的坏拖鞋,今天我换上了价格38元的网红拖鞋。新拖鞋长了一对鲨鱼脑袋,踩起来吱嘎,吱嘎。我像骑在鲨鱼背上,在海面上逐浪,逐浪。我高兴地在家里走来走去,但是室友还在家,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哼唱:「有了滑板鞋 天黑都不怕 一步两步 一步两步~~」 ​​​​
《为选题而选题》马尔克斯辛辣点评新闻业现状 ​​​​
转发微博
谁还记得2013年圣诞节前夕,北京国贸地下商城那次两岸民歌快闪?刚刚找资料时偶然看到,想起当时自己身在异乡,听了又听,慰藉不小。把视频找了出来(O北京国贸快闪 惊喜合唱团),又听了一遍,还是那么珍贵温暖(就不说别的,看看人们脸上不带警惕的笑吧),在此刻近乎空谷足音了。 ​​​​

北京国贸快闪 惊喜合唱团

7.4万播放 698点赞 461弹幕
在🐟上卖鹅厂的新年礼盒,买家自称之前在鹅厂CSIG,「我当时有30个呢,给客户的」。那么前鹅厂员工为什么要买鹅厂礼盒呢?合理怀疑他是用礼盒糊弄家里人,佯装还在鹅厂上班,其实早就被开除了! ​​​​
底层怜悯、操弄阶级话语、过度关心全人类,有时仅仅是出于自恋 ​​​​
伍迪艾伦迷和肯洛奇迷就没法在一起谈恋爱吧!! ​​​​
看朋友圈里同龄人的年终总结,被求婚、进大厂、升职、成为最像大人的大人,是陀氏说的那种「把他们由顶至踵全都淹没在幸福之中,只有一些吐出的小气泡在幸福的水面晃跃」。但18岁时我们对未来的想象好像不是这样的。一种压倒性的、我还在负隅顽抗的标准生活。 ​​​​
跨年和朋友们玩Mario Party,玩游戏很菜的我又是最后一名。颁奖礼分猪肉,颁我是「触发事件格最多的人」,「被狂奔的宇宙飞船追着不放呢!」

就像是我的2021年。但想对2022年的自己说:做最后一名没关系的,跑不过宇宙飞船大不了不跑,停在原地,就气喘吁吁地看看天,看那月球上凋毁的环形山不朽。 ​​​​
一个媒体只有在新年献词时才会被记起,简直像是一年一会的祭奠。而墓碑前早已没了鲜花。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