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多得是,这个不行就换一个。 ​​​​
发泄情绪、爆粗唾骂能让我在生气的时候好过一些,但气愤上头容易失去理智,甚至伤害到别人,所以选择掐断谈话,转身自己单向发泄。这是我仅剩的克制和善意。保不齐哪天觉得对方不值得我再抱有善意,就会展露出我极其没素质的一面。用语言和礼节维持体面不就是为了矫饰人性中糟糕的部分么?对待什么人用 ​​​​...展开全文c
保持觉知,不断超越。
七月二十四日,以七年为一周期梳理了自己的成长经历,发现有些事情真不能只怪原生家庭。

最近几年老把自我接纳程度低归因于被束缚,被不认可,被安排,被决定,却因为某些原因只能隐忍和妥协。想把所有被认为的印象全都碾碎。但自我认知与现实的分离感太强,太常陷入情绪困境里,尤其在回归家庭环境后 ​​​​...展开全文c
//@-山河xi- :转发微博

根据博主设置,此内容无法访问 ​​​​

“真正的爱慕,往往是从对方身上感触到自己人生理想的准则开始的。”很庆幸,我有真正爱慕的人了。 ​​​​
对我来说,“表达爱意”开始不那么困难了,悲伤的是“确认爱意”却要反复思量。 ​​​​
要怎么做才能摆脱这种莫名其妙的颓倦感。 ​​​​
以前的我可太有意思了//@-山河xi- :如果说梦是潜意识里的忧虑…那么我可能在担心自己的今后是否审美崩坏,是否朝不保夕,是否因为能力不足而被现实磨灭野心,是否被迫投降

根据博主设置,此内容无法访问 ​​​​

说来也巧,聊了很多诗书电影,他也都有读过看过,并且很有见地,让我很欣赏。

根据博主设置,此内容无法访问 ​​​​

是的,我依旧在这么做,只希望我跑得更快一些,向着自控的人生前进。

根据博主设置,此内容无法访问 ​​​​

深夜畅聊之后他说“今夜幽州可比扬州,月色亦有三分”,找到能听懂我语言的人可真不容易,那么些年出现一位,可惜我是被向下兼容的一方,属实更应该提升自己。
三月十五日,读钱钟书先生的《围城》。读到周先生对周太太“让三分”的表达,不由得断章取义地觉得浪漫——他所说的“让她三分”,这三分不是“三分流水七分尘”的“三分”,而是“天下只有三分月色”的“三分” 。
第一个三分是十分里的三分,而第二个三分是三分里的全部。 ​​​​
不必像月亮等待太阳偏转的角度,也不必伏于他人的影子兀自垂怜。
喜欢菊姐对我来说是一种必然。我不再认同“当下快活最重要啦”这样的论调,也很反感天天很丧混吃等死的人,还有类似某些影视作品凭空构架出的完美的人。把真实的人生太过理想化,传达出的东西偏向于结果至上。我曾经也以那些结果为主旋律,反观自己太多不完美而陷入遮遮掩掩的自卑中,又用“快活就好” ​​​​...展开全文c
三年后,仍然在执行力,自控力,专注度三个方面毫无长进。
比别人差在执行力,自控力,专注度上吧 ​​​​
不是所有鱼都生活在同一片海域,人中龙凤只有跟势均力敌的伙伴才能同行,再优秀再欣赏也不要陷进去,最近别联系他了。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