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产者坚决相信,他们有勤劳的双手,他们正是必不可少的人,而无所事事的有钱的资本家先生们,才真正是多余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 ​​​​
穷人来赴大自然的宴会,但是找不到空着的餐具。 ​​​​
在异化劳动的条件下,每个人都按照他自己作为工人所具有的那种尺度和关系来观察他人。——《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 ​​​​
三体电视剧里的三体游戏动画做的真牛逼! ​​​​
“从这件事我知道了,当我用公开反叛来保护我的权利的时候,我的父亲就宽和些了;但当我保持温善服从的时候,他只是更多地骂我打我。”——《红星照耀中国》埃德加·斯诺
毛泽东十三岁知道的道理我到现在也做不到反抗老板,做人就应该明确表明立场,态度强硬一些才好。 ​​​​
“可是,在我回到家以后,使我很惊奇的是情形有点改善了。我父亲稍微比从前周虑一点,而教师态度也温和多了。我的反抗的行动的结果使我印象深刻。这是一个胜利的‘罢工’啊!”——《红星照耀中国》埃德加·斯诺 ​​​​
那些只是把罪过当做言词的人,同样也只会把拯救当作言词。——《我弥留之际》福克纳 ​​​​
他穿着罪恶的衣衫,像是原本漂亮的外衣伴着他隐秘到来的速度被风吹跑了。——《我弥留之际》福克纳 ​​​​
我总是想象他穿着罪恶的衣衫,但他的更加漂亮,因为他用来犯罪的衣衫是件圣洁的法衣。——《我弥留之际》福克纳 ​​​​
犹如孤儿在一群人中间,人们给他指出两张面孔,说这个是你爹,那个是你娘。——《我弥留之际》福克纳 ​​​​
关于意义,你可以写出一大堆东西来,但是这不是过日子的方式,而且过多的去想这种事,那个活肯定干的不好,自自然然,贴着地过日子。 ——黄永玉 ​​​​
词语会连成一条细线,直升上天,轻快无言。而行动却多么艰难地沿着大地绕行,紧紧地贴着地面;一会儿工夫,两条线之间便越来越远,同一个人也无法从一条线跨到另一条线去。
——《我弥留之际》福克纳 ​​​​
“别胡说,”安斯说,“我和你还没生够呢,才生两个。”
那以后,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有时候夜里我躺在他身边,听见如今成为我血肉一部分的大地的声音,我会想:安斯,怎么会是安斯,你为什么叫作安斯。我老想着他的名字,过一会儿我就能看见这个名字的形状,像是只瓶子;我会看着他逐渐变 ​​​​...展开全文c
后来我发现怀上了达尔。起初我还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后来我相信了,真想把安斯宰掉。这好像是他在同我捣鬼,他躲在一个词后面,像是藏在一个纸屏风里边,捅破纸从身后朝我一击。可是后来,我明白自己早已受了词语的欺骗,远在“安斯”或“爱”这些词之前,而且这同一个词也把安斯骗了。我的报复就是让 ​​​​...展开全文c
我知道“爱”这个词同其他那些词一样,只是填补空缺的一个影子。
——《弥留之际》福克纳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