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雨飘窗

笑雨飘窗

星座幽默,博文不断;关注博主,生活轻松
[月亮代表我的心]
“她怎么不动了?”
“不会死了吧?”
“死了活该,以后再也没有人打我们了。”
耳边传来幸灾乐祸的小声音。
陆娇陡的睁开眼睛。
她的身边站了四个小豆丁。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鼓掌][鼓掌]
“需要我怎么配合你?秦大医生。”颜若雪有几分玩味的说道。
秦玉脸色通红,他小声说道:“我。。。我需要把手放在您的胸口上。。。” 说完这句话,秦玉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
低头望去,颜若雪的胸前一片雪白,堪称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心相印][心相印]
生我的那天,我爸妈正在老家迁祖坟,移棺时发现,棺材里盘着一条大如细碗,头顶黑包,蛇皮泛白、将蜕未蜕的斑斓大蛇。
当时风水先生就说这蛇头顶包,皮泛白,是要蜕皮化蛟了。
生我的时候,周围万蛇盘缠,蛇头半昂,对着我妈嘶嘶的吐信,像是在嘶吼,又像是在膜拜。
给我家迁坟的风水先生见状,连钱都 ​​​​...展开全文c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鼓掌]
“需要我怎么配合你?秦大医生。”颜若雪有几分玩味的说道。
秦玉脸色通红,他小声说道:“我。。。我需要把手放在您的胸口上。。。” 说完这句话,秦玉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
低头望去,颜若雪的胸前一片雪白,堪称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心相印]
“嬷嬷,是男是女?”
刚经历过生产的女人脸色惨白而虚弱,却顾不上自己的身体,张口就问孩子的情况。抱着婴孩儿的老嬷嬷有些犹豫,面色沉重道:“回王妃,是个小郡主!”
靖王妃瞬间犹如去了半条命一般躺回床上,失魂落魄的呢喃着,“怎么是个郡主呢?她怎么能是个郡主呢?”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月亮代表我的心][月亮代表我的心]
生我的那天,我爸妈正在老家迁祖坟,移棺时发现,棺材里盘着一条大如细碗,头顶黑包,蛇皮泛白、将蜕未蜕的斑斓大蛇。
当时风水先生就说这蛇头顶包,皮泛白,是要蜕皮化蛟了。
生我的时候,周围万蛇盘缠,蛇头半昂,对着我妈嘶嘶的吐信,像是在嘶吼,又像是在膜拜。
给我家迁坟的风水先生见状,连钱都 ​​​​...展开全文c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月亮代表我的心]
十八岁生日那晚,梦里那条巨蛇不再只是在远处看着我,而是慢慢的爬了过来。
本能的想逃,可在梦里,怎么也动不了,那条蛇就那样慢慢的爬到了我身边。
我被吓得冷汗直冒,紧闭着眼想努力醒过来。
“想什么呢?额头上全是汗。”那条黑蛇爬到我身边,慢慢的变成了一个穿着黑袍的男子。
五官如同刀削,双眼 ​​​​...展开全文c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馋嘴]
远处一个婀娜多姿的美貌少女袅袅走来,她肌肤赛雪,杏眼柳眉,气质楚楚,温柔如水。
楚离脸色微变,赵颖,跟他们同时进府,美貌、善良、温柔,是那种男人见了都会喜欢的女人。
“卓师兄?”赵颖轻盈的走过来,讶然道:“楚师兄?”
楚离嗅着她带来的淡淡幽香,微笑:“赵师妹,好久不见。”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心相印]
“卓师兄!楚师兄!”赵颖不满的嗔道:“你们消停一会儿好不好!……楚师兄,我会过去玩的,你有事就先忙吧。”
楚离深深看她一眼:“赵师妹,有人空长得一副好皮囊,日久才能见人心,师妹不要轻易相信别人!”
“姓楚的,你什么意思!?”卓飞扬哼道。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鼓掌][鼓掌]
欧澜一觉醒来,感觉被雷劈了一下。
什么?她与权势滔天的帝国首富有个娃娃亲?
坐在自家又小又暗的客厅里,看着身穿黑色精质西装,干练且优雅的年轻男士。
欧成海腰间还围着花布围裙,一身的平民鸡汤米粉气息,“先生,我家澜澜闯祸得罪您了?”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太开心]
“江先生,希望你原谅我……”
话没说完,一杯烈酒迎面浇了过来,“向晚,两年了,为了个男人你依旧这么下贱。”
向晚一愣,等回过神来堪堪擦干脸上的酒时,江戚峰已经走了。
他也许,对自己很失望吧。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心相印][心相印]
他身边的女人,一个比一个妩媚,一个比一个漂亮,拿的起,放的下,身材好,有情趣,又懂得如何取悦男人。
而凌一川本人,在戏遍花丛,花名远播之后,成为许多女人挖空心思想要结识的风-流公子。
据说,他从来不会亏待任何一个,愉悦了他的身心的女人。
据说,爱上他的每一个女人,都会成为他的“前任” ​​​​...展开全文c
  • 长图
[鼓掌]
向晚没反应过来,他高大的身躯已经将她笼罩,下一刻,他伸手擒住了她的下巴,冷声道:“向晚,你这副样子真叫人作呕。”
她被掐的生疼,但又不好开口,僵直着身子受着,“贺总觉得我哪里不好,我可以改。”
贺寒川抿着薄唇,一双凤眸微微眯起。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