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古今中外最好的投资
不外乎找到和时代相匹配的
那些代表最先进生产力的公司
那些拥有最好商业模式的企业,
拥有他们
去享受他们的成长
去享受这个时代人类最大的红利! 2郑州 ​​​​
美国真是一个神奇的国度//@人来人往的世界:民意代表就这素质?
“圣诞快乐!另注,圣诞老人,请带点弹药过来。”这位美国议员4日发布了该照片,并配文写道。↓ ​​​​
“这儿不仅有着安全又卫生的场所,还能为吸毒者提供临床护理等其他服务。”当天,纽约市卫生局在推特上开始了兴奋地宣传。
真是官方带你去吸毒阿! ​​​​
据《纽约时报》等美媒报道,当地时间11月30日,美国首批经政府批准的毒品安全注射点在纽约开张。 ​​​​
“圣诞快乐!另注,圣诞老人,请带点弹药过来。”这位美国议员4日发布了该照片,并配文写道。↓ ​​​​
华为和苹果的手机究竟好在哪?芯片设计整合能力只是一个笼统的解释,其市场竞争优势的来源其实是多维度多方面组成,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
但华为倒下后,爱国用户们宁可买苹果也不愿意买小米/OPPO/其他国产等,足以说明当年华为的胜出,是凭真本事的。
爱国情怀有点加成,但真没友商们吹的那么大。
而 ​​​​...展开全文c
两年前,华为曾占据了中国手机市场的47%,比排名第二的苹果高出接近20个点。
哪怕在全球,华为手机的市占比也达到了20%,仅次于苹果。

那时候的华为,可谓是一枝独秀的新星,引发了无数“友商”的羡慕嫉妒恨。

时间拉回到3年前,对于华为手机可以崛起的原因,大部分友商的观点都认为是华为打了爱国牌 ​​​​...展开全文c
对比一下中环报价中的各个方面,可以充分体会“人无我有、人有我廉”的垄断逻辑。

对手有某产品,如果我不能让人相信我的比你更好,那对抗对手的策略就是我的比你价格更低。中环的182完美地展现了低价的竞争策略。不过182尽管是隆基主推,但并非隆基独有,相信隆基也会有自己的应对策略。

而众所周知 ​​​​...展开全文c
这世界上任何一场战争,如果不对称,就没有了悬念,正如20年前美军在伊拉克,在阿富汗。所以,“对称”才能引起行业的关注,才能让对抗变得更有悬念。

中环此次选择了“对称”。

除了20211202这个对称的日子,或许是纯属偶然,中环最大的对称就是用182来回应182。

两个月前,《全球光伏》报道☞☞中 ​​​​...展开全文c
SEC称,该规则适用于提交由设在外国司法管辖区的注册会计师事务所出具审计报告的年度报告的公司,PCAOB无法检查或调查其审计报告,这些公司被称为被认定的发行人(Commission-Identified Issuers)。

根据SEC的规定,这些被认定的发行人必须向SEC提交文件,证明其不是由该会计师事务所所在的外国司法管 ​​​​...展开全文c
如此庞大的资产规模不在PCAOB监管之列,美股迟早要出问题的,最终被特朗普抓住了!

《外国公司问责法案》(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HFCAA,最早于2019年3月被提出,由特朗普(Donald Trump)2020年签署成为法律。

由于牵扯面实在太广,美国内部斗争不断,一直到今天才进入正式实施 ​​​​...展开全文c
当地时间2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宣布通过法规修正案,完善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HFCAA)》 相关的信息提交与披露实施细则,监管政策即将进入实质性执行阶段。

官网公布的信息显示,新规则旨在确保在美国上市的外国公司遵守美国的规则。“最终规则将使投资者轻松识别其审计公司位于PCAOB(美国 ​​​​...展开全文c
产业链之外的另一个核心竞争力——智能软件,也在中国根深叶茂。

回到前文那个问题,关于“电动及智能汽车的未来走向”,我们通过全球智能手机的市场格局判断得出,只需要盯着中国和美国就可以了。

如果你觉得说服力不够,那么多云君继续补充一点。那就是透过全球互联网的市场格局,我们也只需要盯着 ​​​​...展开全文c
全球智能手机的市场格局,将直接影响乃至决定全球电动及智能汽车市场格局。

全球手机销量前五强中,中国品牌占据三席,剩余两席分别是苹果与三星。所以,多云君经常跟别人聊,尽管未来尚不明朗,但有关电动及智能汽车市场的走向,仅需盯着中国和美国企业就够了。

为什么多云君要下如此简单粗暴,乃至 ​​​​...展开全文c
或繁复精细,或庄严肃穆的雕刻,点缀着这座壮丽的圣殿。

其中,又数「诞生」立面最为抢眼。

充满故事性的浮雕,像藤蔓一样“爬”满教堂的墙面。

从「诞生」立面进去,入目就是美轮美奂的建筑森林。...展开全文c
  • 动图
  • 动图
  • +4
在高迪的43年建筑生涯中,他为圣家堂呕心沥血,后半生“劫富济贫”,更不惜“倾家荡产”:

这头按高价给有钱人做完设计,那边就把收入全都投进圣家堂的建设。

人生最后的15年里,他没有再接新项目,去世前8个月,还住进了教堂的工地。

当时的他,已经73岁。...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