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数年,南慕瓷声名狼藉,卑微如蝼蚁。霍三少身处权势顶端,手握佳人。 “南慕瓷,你还想要什么?” “要你的命。”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她深陷出轨门,渣男假闺蜜双双联手,她痛失母亲遗物与父亲公司,更在雨夜被丢出家门。 五年后她牵着萌物正太霸气回归,从南家大小姐摇身一变成为亚洲首席执行官,更有萌宝出动,碰瓷总裁拐来撑场面。 某总裁眉心微挑,一手扣住南珺琦的细腰,低头靠在她的耳边呢喃:出场费结算下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花繁落一生求而不得,替墨归羽挡过天劫,替他受尽苦难,但他从不另眼相看。 她曾笑言:“墨归羽,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你。” 墨归羽却冷笑,也不会有人比你更令人烦。 花繁落看着他,眸光一点点黯淡下来,最终什么也没说。 她死时,百花凋零,但他却浑然不知。 等他知晓时,她已魂飞魄散,再无踪迹可寻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林晚一直都知道陆子池不爱她,却从没想过两人的婚姻会这样戛然而止。 他为了初恋下定决心离婚,可对对林晚来说,陆子池就是她的追逐多年求而不得的初恋。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她代替哥哥入朝为官,伴君在侧三年,却对他动了心。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五年前,她从人人羡慕的大小姐变得落魄不堪,终于尝试到爱上霍穆擎的后果。 五年后她成丑陋无比卑微的女人,放下自尊只为活着,没想到再次遇到霍穆擎,人生又发生重大变化。 她怕了,再也不敢爱他了,可是为什么纠缠不清? 付出所有都得不到他的真心,那一切都没有意义,霍穆擎,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高高在上的摄政王说:“我家王妃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你们不要欺负她!”那些被摄政王妃抢尽风头的闺门淑妇们气得瑟瑟发抖:我们是欺负她,可为什么最后吃瘪的是我们? 风神俊逸的摄政王又说:“我家王妃不识数,连算盘是啥都不晓得,哪里能挣什么钱?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他从不怀疑自己的记忆被篡改。 也从不后悔,从不挽回。 他想,最坏的结果,就是一起下地狱。 可后来,她笑得残忍,对他说, 我不想死后下了地狱还看到你。 我只想你好好活着,再也忘不了我。 然后和穆茜茜白头到老,子孙满堂。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二十一世纪医学奇才穿越成皇帝恨之入骨的弃后,面对阴狠嫔妃,不用宫斗用毒斗,皇帝无情,就来一场红杏出墙,还要毁你天下,断你生路!他冷魅邪佞,她惊才天下,两强联合,扭转乾坤。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顾北辰恨死了苏念,因为她的背叛。 后来,他娶她,残忍折磨。 可他不知,她已经快死了,她红着眼问:“我一直在等你回来,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编,接着编,”他冷笑,“我倒要看看,是不是除了死以外的谎言,你都能说破天!” 最后,她死在了顾北辰的面前。 他却,彻底慌了……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姐姐与她的未婚夫暗通款曲,她堂堂嫡女被逼嫁一名庶子!   前生,她逃了,落得个不听父命,弃祖母性命不顾的不孝骂名!还被渣男贱女折磨而死。   今生,她不逃!   她要护好自己的亲人,再把仇人打入地狱!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她与陌生男人一夜迷情,被老公婆婆扫地出门。 五年后,她携萌宝回归,虐渣,恋爱两不误。 “叔叔,你来晚了!她和另个叔叔去民政局了。”小奶包叼着棒棒糖,拽拽地说道。 “什么叔叔!我是你爹地!小兔崽子!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一张艳照毁了她的婚礼,还惨被好姐妹抢走心爱的男人…… 五年后,她成为单身妈妈,儿子聪明机灵却生父不祥。 她带着儿子归来要讨回一个公道,却不想招惹了一个不该招惹的男人。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他有心上人,她知道。 他的爱人死的惨,他舍不得忘,她知道。 所以,她嫁给他的那刻开始,便不敢奢求他的喜欢。 她只求能陪着他,哪怕他不曾看她一眼,也不会与她多说两句。 ​​​​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 长图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