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言中

梅言中

把自己站成一颗树,等风,也等你。
四月喊来了春天,自己却走了,留下迷糊的蝴蝶,静静地思考春天的真假问题。
四月, 忽冷忽热,忽阴忽阳,如冬似夏,满世界梦幻般的红花绿草,迷乱神经,不知真假。 ​​​​
发表了博文《路在脚下》O路在脚下 ​​​​

路在脚下

推荐你关注本文作者@(梅言中),第一时间阅读TA更多精彩博文
散文:夜访磁器口,趟过一条历史的河@新浪博客http://t.cn/EXoEMJF ​​​​
发表了博文《散文:夜访磁器口,趟过一条历史的河》文、摄影/梅言中去了重庆,磁器口古镇是必去的。傍晚时分,人潮像嘉陵江水一样涌进长江,流动在古街上。我随着人流,慢慢地体会古镇上的门窗砖瓦,每一个木门木窗°散文:夜访磁器口,趟过一条历史的河 ​​​​¡查看图片

散文:夜访磁器口,趟过一条历史的河

文、摄影/梅言中去了重庆,磁器口古镇是必去的。傍晚时分,人潮像嘉陵江水一样涌进长江,流动在古街上。我随着人流,慢慢地体会古镇上的门窗砖瓦,每一个木门木窗里,都影射出了不同时代的风味。小镇始建宋朝
发表了博文《拍摄阳光》文/梅言中阳光擦肩而过停在阴暗的边缘探望暗的境界厚黑之妙,不在于你有多亮一根手指就能遮住太阳藏在暗处无需看清太阳的真实是向西撤退还是落荒而逃?°诗:拍摄阳光 ​​​​¡查看图片

诗:拍摄阳光

文、摄影/梅言中阳光擦肩而过停在阴暗的边缘探望暗的境界厚黑之妙,不在于你有多亮一根手指就能遮住太阳藏在暗处无需看清太阳的真实是向西撤退还是落荒而逃?
发表了博文《山里梅花唤春风》文、摄影/梅言中过得春分,进大别山。山里的季节,比山外来得晚,春风夹带着冬里的寒,山还没有完全醒来,绿色在沉睡。细小的嫩芽,刚刚在树枝上露出点点脑袋,探望春的气息。枯树山沟°散文:山里梅花唤春风 ​​​​¡查看图片

散文:山里梅花唤春风

文、摄影/梅言中过得春分,进大别山。山里的季节,比山外来得晚,春风夹带着冬里的寒,山还没有完全醒来,绿色在沉睡。细小的嫩芽,刚刚在树枝上露出点点脑袋,探望春的气息。枯树山沟间有许些野樱花在远处开放
发表了博文《诗:长大的背篓》文、摄影/梅言中背篓很小但能慢慢长大呀呀学语时就尝够了人生的颠沛一起颠沛的还有妈妈的背影妈妈累吗?妈妈说不累长大后,我来背妈妈……时隔多年两句对话都成了谎言。°诗:长大的背篓 ​​​​¡查看图片

诗:长大的背篓

文、摄影/梅言中背篓很小但能慢慢长大呀呀学语时就尝够了人生的颠沛一起颠沛的还有妈妈的背影妈妈累吗?妈妈说不累长大后,我来背妈妈……时隔多年两句对话都成了谎言。
分享梅言中的文章:小说:呼归石上的山歌 (来自@新浪博客) °小说:呼归石上的山歌 ​​​​

小说:呼归石上的山歌

文/梅言中夕阳西下的时候,朝天门码头下的江水红红的,像是染过的布,铺在了江面,泛着红光的水面上,时时有艘轮船从远处而来,从眼前而去。码头的台阶上,棒棒兄弟们看多了这种景色,没人去理会眼前的时光
发表了博文《小说:呼归石上的山歌》文/梅言中夕阳西下的时候,朝天门码头下的江水红红的,像是染过的布,铺在了江面,泛着红光的水面上,时时有艘轮船从远处而来,从眼前而去。码头的台阶上,棒棒兄弟们看多了这种°小说:呼归石上的山歌 ​​​​¡查看图片

小说:呼归石上的山歌

文/梅言中夕阳西下的时候,朝天门码头下的江水红红的,像是染过的布,铺在了江面,泛着红光的水面上,时时有艘轮船从远处而来,从眼前而去。码头的台阶上,棒棒兄弟们看多了这种景色,没人去理会眼前的时光
发表了博文《繁华都市惊现吓人的——棺材》文、摄影/梅言中小时候受《红岩》影响,一直想去重庆看看。到了重庆,没有看到小说中的特务形象,山城却是真的,高低起伏,依山而居。当地人说,因为山城的地理特殊,有迷°繁华都市惊现吓人的——棺材 ​​​​¡查看图片

繁华都市惊现吓人的——棺材

文、摄影/梅言中小时候受《红岩》影响,一直想去重庆看看。到了重庆,没有看到小说中的特务形象,山城却是真的,高低起伏,依山而居。当地人说,因为山城的地理特殊,有迷雾的日子较多。我却赶上了一个睛天,愉
发表了博文《摄影故事:撬动地球的棒棒军》文、摄影/梅言中每一座城市的繁华,都离不开来自底层的支撑。踏上重庆的土地后,我惊叹重庆的繁华与美丽,山城顺势而为,山与城完美地结合,造就了层次分明的立体视觉效果°撬动地球的棒棒军 ​​​​¡查看图片

撬动地球的棒棒军

文、摄影/梅言中每一座城市的繁华,都离不开来自底层的支撑。踏上重庆的土地后,我惊叹重庆的繁华与美丽,山城顺势而为,山与城完美地结合,造就了层次分明的立体视觉效果,但也因此增加了交通的难度。上坡下
发表了博文《小说:阳春面馆》文/梅言中今年春节,没有负担,国市长十分赞赏组织上的恵民新风,年复一年繁忙又累人的节日慰问活动取消了。国市长破例带着夫人,愉快地回到了老家。老家在不像镇的老镇上,老而陈旧,°小说:阳春面馆 ​​​​¡查看图片

小说:阳春面馆

文/梅言中今年春节,没有负担,国市长十分赞赏组织上的恵民新风,年复一年繁忙又累人的节日慰问活动取消了。国市长破例带着夫人,愉快地回到了老家。老家在不像镇的老镇上,老而陈旧,像历史里的尘埃,一不
发表了博文《小说:货场,那碗酒》文/梅言中来这个城市多少年了?老兵没记住,就如他脚下,铺上铁轨的枕木,数过无数次了,从来也没有数清过一样。数枕木不是他的爱好,不数枕木自己不知道为何站在铁轨间。铁轨从脚°小说:货场,那碗酒 ​​​​¡查看图片

小说:货场,那碗酒

文/梅言中来这个城市多少年了?老兵没记住,就如他脚下,铺上铁轨的枕木,数过无数次了,从来也没有数清过一样。数枕木不是他的爱好,不数枕木自己不知道为何站在铁轨间。铁轨从脚下奔向远方缩成一个黑点,
《情人节》
雨调戏着你站过的土地
弄得满天阴沉
自慰的风划过
树枝,阵阵作痛
滴滴雨水
淋湿了树下老根...展开全文c
发表了博文《散文:老街有把等你的壶》文、摄影/梅言中我爱喝茶,却从来也喝不出茶的好坏,更不懂什么茶道功夫,但始终想着,要有一把满意的壶。壶的产地离家不远不近,节假日驱车前往,就是两个小时的车程。于是,°散文:老街有把等你的壶 ​​​​¡查看图片

散文:老街有把等你的壶

文、摄影/梅言中我爱喝茶,却从来也喝不出茶的好坏,更不懂什么茶道功夫,但始终想着,要有一把满意的壶。壶的产地离家不远不近,节假日驱车前往,就是两个小时的车程。于是,宜兴丁蜀古镇就成了我常去的地方。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