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广播电视集团导演

  • 3 公司 浙江卫视
查看更多 a
父亲

7月的一天,北京天安门广场,一个女孩将一个瘦弱的老头扛在肩上,问:“看见了没有,爸?”
老头满眼的泪,答:“看见了。”
他们的眼前,是正在冉冉升起的国旗。

身高只有1米48的老头叫张双奇;扛着他的是他25岁的女儿白鸽。...展开全文c
病毒,入侵了我们最后一块净土,西藏,让人特别揪心。
为西藏祈祷🙏 ​​​​
突然想到的两个人

经常会有人说,我们中国,人才济济,不缺那一个两个;然而,肯定,也有人说,对于顶尖人才的流失,放在任何时候来讲都是一种损失。

近些年来,我国流失的人才中,一定会说到两个人。一个是尹希,一个是颜宁。

先说尹希。...展开全文c
工地拖欠他的59370元终于到账了

农民工王建禄,活活热死了。
他昏倒在西安街头前,当天刚经历9个小时的高温作业。被送到医院抢救时,体温达到43摄氏度。死亡诊断为多脏器功能衰竭,热射病。

没人知道王建禄这个名字;没有这件事,也不会被任何人提起这个名字,
...展开全文c
想长命记住这几句话,认识一下这个人。

生活要有规律,绝对不能熬夜。
要起居有节,要控制饮食。
我们总是放纵自己,这不行,要管好自己,自己是最好的医生。
我奉行的信条就是5个字:过好每一天。
说这几句话的人叫沈燮(xiè)元,今年98岁。...展开全文c
德国北部一小鎮的六岁男孩,患有晚期癌症,他渴望能有哈雷电动车路过家门。他父母把他这一愿望发布在网上,希望能有20辆本市电单车路过其家门口。结果在约定的日子里,全国各地共有二万辆车路过,沒有一个人不为这即將失去生命的男孩难过。 L没眼人的亚妮的微博视频 ​​​​
我一样一样的心情,想起了那几年在病床上的外婆。是的,那时候没钱,可为什么就没有那样的意识?
听说上海解封了,大家冲到街上各种狂欢。在家呆了两个月,都憋坏了。我看着兴奋的人群,却难过极了。

我想起了奶奶,她在室内呆了多久呢,最后的5年?8年?她的股骨打了钢钉,所以行动不方便,但是她多想出去啊。她曾经说她这是在坐牢。但是她的孩子们却觉得她在胡闹。这几个月来每当想到奶奶我除了愧 ​​​​...展开全文c
阿利的老底子

我有一个朋友,叫阿利,宁波象山人。
阿利厚道胆小,为人极讲信誉。他平生唯一嗜好,就是搜集古董、收藏古董、摆弄古董,看到心仪的老东西、哪怕勒紧裤带,哪怕借债饿肚子,都要买到手。半个多世纪下来,阿利的老东西多到要租几层楼的厂房才能堆放。
去年初,他把我叫去象山。阿利看中了 ​​​​...展开全文c
清华建筑系的彭培根院士,是多年的挚友。一早,院士发来几句话,我觉着吧,蛮有道理,随手就放在这里了。

完人?是一个相对概念!罗校长文革期问,从被红衛兵监禁的八达岺看守所,逃回北京,红衛兵追杀到家,把长得像他的弟厶活厶打死!文革后兇手被判刑;后在牢里考取了大学,胡啟立同志徵求罗校长的 ​​​​...展开全文c
大山的《行摄生活》,知道的人不多……O《行摄生活》-170【向阳而生李彦宏】 ​​​​

《行摄生活》-170【向阳而生李彦宏】

李彦宏来了,2004年以后队里进的唯一新人。李彦宏是新队员又是队里最年轻的,有些光感的他担当起了盲宣队的领路人,...
有思想又极其专业的好导演
这是我未曾公映的文艺片《地球上有个王家庄》,也算是我的童年时代吧,希望大家喜欢!#叶大鹰# #电影# L叶大鹰的微博视频 ​​​​
旅个游 一个朋友的女儿在杭州读大学,放假回乡下老家。我正好也在乡下,女儿笑咪咪问我,现在去哪里旅游好?我想都没想,说,去樊建川那里。 2003年5月5日建成的建川博物馆聚落,为民营的国家一级博物馆。其触及战争、伤痕历史、民俗民艺、各类文化遗产等的诸多事物展呈,憾鬼神惊天地。
同学们,咱捡了几十年的“破烂”,号称藏界破烂之王,破烂之数量,远远超过了“千万”级别(归宿于社会、国家、民族!)。
同学们,一件一件一件的俯身去捡,是不行的,是不可能达到“千万”级别!你算一下嘛,即使平均一天捡一百件,一年也才三万六千余件,一百年也才三百六十万件,而已!
所以,我的 ​​​​...展开全文c
还有人记得这个厂标吗?
那束迎风的稻穗,曾代表着这个群体在国家的地位。
也许,这个群体的形象标识在改变,所以上图的作者有点蒙圈? ​​​​
这张图上,有科学家、教师……少了一个什么社会身份?
这个最庞大的群体,为什么会消失在“劳动宣传”的焦点上?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