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简书新发表了文章《大观楼外碧无涯》O大观楼外碧无涯(下载@简书 App,创作你的创作 S简书) ​​​​

简书

应用
上海佰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发表了博文《採菊》°採菊 ​​​​

採菊

说来好笑,第一次读《採菊帖》不是从王羲之的原帖中来,而是从千年以后的王梦楼的临帖中开始的,并且也只是对书法的关注,至于帖中写的什么并没有在意,也许那些文字离现在的行文太远,读之不知所云,也就一眼带过。
发表了博文《半山听雨》°半山听雨 ​​​​

半山听雨

朋友简住在半山,几次邀请后,我来到他的半山,一住就是半月。半山不远不近,不高不低,刚好山行过半。站在半山之处,仰可见云霓隐隐,俯可览群山逶迤。周遭丛林碧翠,青崖交错,石砌的土坯矮房自然分布在半山之
发表了博文《名心退尽道心生》按:拙作散文集《半山听雨》由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在即,感谢朋友们的关注与支持。中共南昌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吴伟柱先生阅读《半山听雨》书稿后,欣然为之序言。现将吴伟柱先生为《半°名心退尽道心生 ​​​​

名心退尽道心生

按:拙作散文集《半山听雨》由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在即,感谢朋友们的关注与支持。中共南昌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吴伟柱先生阅读《半山听雨》书稿后,欣然为之序言。现将吴伟柱先生为《半山听雨》所作序言刊出,以
发表了博文《砚人草堂的“屋漏痕》°砚人草堂的“屋漏痕” ​​​​

砚人草堂的“屋漏痕”

拙作散文集《半山听雨》(约16万字)由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在即,感谢朋友们的关注与支持。当代著名作家、诗人、文化学者陈政先生对后学奖掖有加,欣然为之作序,尤其以小见大,以一见十,让我诚惶诚恐。现将陈政先
发表了博文《秋江行之湖州篇4》4,湖边品蟹+湖州之行虽时间短促,脚步匆匆,但是紧而不乱,密而能放。我与张翔兄说的很明确,事情一件件来,不必刻意,一切顺其自然。话说到此,就容我说说与张翔兄直接相关的两件°秋江行之湖州篇4 ​​​​

秋江行之湖州篇4

4,湖边品蟹湖州之行虽时间短促,脚步匆匆,但是紧而不乱,密而能放。我与张翔兄说的很明确,事情一件件来,不必刻意,一切顺其自然。话说到此,就容我说说与张翔兄直接相关的两件事,也就是邀请函里说的湖边品
发表了博文《秋江行之湖州篇3》°秋江行之湖州篇3 ​​​​

秋江行之湖州篇3

3,新我故我第二天,在张翔兄和他的好友老虬的陪同下,拜谒了茶圣陆羽墓,中午回来后又巧遇湖州市原文联主席潘荣昌先生,我们聊的正欢,没想到的是他对费新我先生早已是多年故交,于是他找出当年与费老一起的合
发表了博文《秋江行》°秋江行 ​​​​

秋江行

作者按:今年10月16日至23日,作者乘兴行走婺源、歙县、湖州、苏州、常州一线,行程近两千余公里。路上见闻,感之于怀,记之于毫,近两万余言,遂结字成篇,命名曰“秋江行",以为记忆。一,徽州篇1,婺
转发微博
发表了博文《我没有天堂,只有故土》沿庐山山脉南望,其余脉一直绵延数十公里,至丫髻山作了个小小的停顿,然后,又继续向四周延伸。其山势也缓和了,其水流也缓慢了,两边°我没有天堂,只有故土 ​​​​

我没有天堂,只有故土

沿庐山山脉南望,其余脉一直绵延数十公里,至丫髻山作了个小小的停顿,然后,又继续向四周延伸。其山势也缓和了,其水流也缓慢了,两边树木和庄稼郁郁葱葱,显得特别生机,仿佛土地有什么神奇的魔力,让一切生命都充
发表了博文《我没有天堂,只有故土》沿庐山山脉南望,其余脉一直绵延数十公里,至丫髻山作了个小小的停顿,然后,又继续向四周延伸。其山势也缓和了,其水流也缓慢了,两边°我没有天堂,只有故土 ​​​​

我没有天堂,只有故土

沿庐山山脉南望,其余脉一直绵延数十公里,至丫髻山作了个小小的停顿,然后,又继续向四周延伸。其山势也缓和了,其水流也缓慢了,两边树木和庄稼郁郁葱葱,显得特别生机,仿佛土地有什么神奇的魔力,让一切生命都充
发表了博文《一生痴绝赋闲情——我所遭遇的李渔》对于湖上笠翁先生而言,他的一生不过是活成了"闲情"二字。他的戏为闲情而演,文为闲情而述,居因闲情而往,食因闲情而生,情因闲情而发,心因闲情而安。与其说是闲°一生痴绝赋闲情——我所遭遇的李渔 ​​​​

一生痴绝赋闲情——我所遭遇的李渔

对于湖上笠翁先生而言,他的一生不过是活成了"闲情"二字。他的戏为闲情而演,文为闲情而述,居因闲情而往,食因闲情而生,情因闲情而发,心因闲情而安。与其说是闲情偶寄,不如说是一生痴绝赋闲情。就连他的名字都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