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她给我点赞诶,她怎么不给别人点。 ​​​​
昨天晚上坐我旁边的02弟弟,可以和我网恋吗,想你了。 ​​​​
:有没有一种可能,他的朋友圈不是发给你看的。

:没有这个可能吧? ​​​​
表面上一直在追寻有趣而唾弃规则的我,不也是执着于自我规则的无聊机器吗? ​​​​
不知道谁在死要面子,反正我在活受罪。 ​​​​
永远年轻,永远爱凑热闹,永远切错微博账号。 ​​​​
有点需要找个苗族师父给老公下一情蛊。 ​​​​
我没有老公的时候都在发疯,有老公就只对老公发疯,这样不失为一种对全世界的变相救赎。所以有没有超人? ​​​​
很想努力赚钱的一大原因就是想雇人给我洗头吹头,最好还能抬我上厕所。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