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好多人聊起来 都痛恨2022这一年。
突然对跨年有了新的期待 期待新年钟声敲响 新的一年 一切都会好起来。 ​​​​
“天气好极了 钱几乎没有” ​​​​
  • +3
复盘了一下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敷衍度日的 是从停止写日记开始的。假社交 死肥宅 受挫就放弃 累了就躺平 对别人的好意与恶意通通延迟接收 都是该死的从停止写日记开始的。碎片时间几乎都在网上冲浪 开始知难畏难 退缩着想求安稳了。
一日一记意味什么 尚难言明 但现在似乎在逐渐失去自我 感到抱歉。 ​​​​
根本不知道做的每个决定是不是好的 只是一旦做出决定 就别再回头看了。殊途同归。 ​​​​
“手段代表了在形成之中的理想和进行之中的目的,人们无法通过不正义的手段来实现正义的目的。因为手段是种子,目的是树。”
通过既定的程序去追求有限的责任 离开了程序 人靠着狂热和激情所追求的正义 也许是一种更大的不正义。罗翔老师讲的程序正义 从另一面解释了正在发生的不幸。 ​​​​
一个有效缓解pre焦虑的办法:看张小龙的2017年微信公开课。 ​​​​
上节课老师讲到sustainable museum。她分享自己的看展体验 很少刻意去了解每一幅作品 而是通过感受与共情 仅为触动到自己的那一小部分驻足。
大抵博物馆与艺术很大程度上已经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了 所以不会像我这样 因为初次见面 礼貌的把作品的每一个词句段落都读完。 ​​​​
睡不着做起了小测试。 ​​​​
展示一下本人涂了两个小时都没有涂很完美的凑宝提供的墨墨绿指甲油🦜 ​​​​
局部里昂回顾 & Les Bouchons ​​​​
  • +3
因为hôpital Victor Provo那一站的地铁路灯连续闪了两个多月 我开始怀疑这两盏灯的出场设置就是跳闪式的照明 搞不好是为了增添些城市活力什么的。人的信念真是很容易被改变的 果然没办法坚定不移。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