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fictitiousplanetsolyaris

thefictitiousplanetsolyaris

“最近,只有那些我无力相救的人。”
我已经见证了太多的痛苦和死亡,我不再能承受更多。我想我该花心思经营我一团糟的生活了。衷心祝福你我能在阳光下重聚。再见。 ​​​​
心碎了……
10岁时,万达·谢苗诺夫娜·奥比德科娃躲在马里乌波尔的一个地下室里,躲过了德国人的攻击。
81年后,她为了躲避e jun,死在同一个城市的地下室里。 ​​​​
扎波罗热地区罗济夫卡(Розівка)村的俄国占领者决定加入扎波罗热地区的DNR部分。他们把人们带到舞台上“投票”。“投票”视频由俄国宣传频道“Russia Today”发布。 后来,DNR伪总统杰尼斯·普希林(Денис Пушилин)对此做出了反应。他表示,DNR“不会无视这一要求”,但“边界”问 ​​​​...展开全文c
顿涅茨克地区的两名志愿兵。这里将永远是乌克兰,我们将尽一切努力保卫她。 ​​​​
驻扎在马里乌波尔亚速钢铁厂的第36海军陆战旅指挥官Serhiy Volyna(Сергій Волина)呼吁世界各国将仍滞留在城市中的平民、伤员和捍卫者带到第三国领土。 Lthefictionalplanetsolyaris的微博视频 ​​​​
卢甘斯克州乌克兰国家紧急服务中心的工兵继续执行清理的任务。在过去的 24 小时内,4月19日,工兵在利西昌斯克市标记了十多个地址,这些地址位于爆炸或未爆炸弹药的位置。 ​​​​
//@罗森店员和泉子:而且谁知道这样一个男人到底是不是正常男人,他只是说的话「正常」而已
女人说了一万次的话,男人只是重复一次,大家就欢天喜地感恩戴德;把不正常的男人当成人,把正常的男人当成神——这种怪象什么时候能终止,中国的女权事业才能算是万里长征开始了第一步。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