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耳机的第一天
去听🚥的裂心
真的有打呼 第一下左 然后一左一右 最后一下右
你好离谱 ​​​​
剪头了 呜呜我的长发卷卷没有了 ​​​​
🦋
“是知己,是缪斯,是我灵感的来源,也是我无法宣之于口的挚爱。” ​​​​
睡前吃点甜的:lofter六邪版本爸爸去哪儿
我真没想到现在的同人文可以这么图文并茂
这个二哥好好笑 开篇就被创来wb吐槽了 ​​​​
转发微博
“因为没有当过普通朋友,所以连避嫌都演的像绝交。” ​​​​
在写宏迪的伪代餐时 写了:
我上过四次春晚,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是和你一起,收到了春晚史上绝无仅有的wink。

然后去看了一下 tmd云总你上了五次!第一次01年!你怎么在夸夸大会上说自己上了四次!你漏了哪次!离谱!这也能记错!
至于wink是不是绝无仅有 应该是吧()

不介意的话瞎吃一口 毕竟云总 ​​​​...展开全文c
转发
“我们的感情从来都不是靠别人而来的,是上天注定,互相吸引。” ​​​​
转发
“最痛的时候是你们和解的时候,你们的恩怨一笔勾销,你们的关系回到原点。他最终还是变成了你的普通朋友。” ​​​​
转发
“我做了个可怕的梦,那个梦里我什么都有,钱,名,利…什么都有了,就是没有你。更可怕的是,这是我现在的人生。” ​​​​
如果我来写宏迪的伪代餐 真正餐的话 会是这样:

云总视角
世界末日的十天后,我离开钢琴拿起麦克风,在玫瑰雨里唱你的歌,你却流着泪说:对不起,我没能捉紧你。

想了一下还是二哥视角的“你”“我”的指代更统一
世界末日的十天后,你离开钢琴拿起麦克风,在玫瑰雨里唱我的歌,我却只能流着泪说:对 ​​​​...展开全文c
唉 磕这对cp给我磕出命中一关的感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