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Authoritarianism

ForAuthoritarianism

赛博性别壬|叫割割叫解解都行|f**k u stalker
超过8000万人正在使用
“本coser”楽,要想看真正的cos圈去看那谁的本子不就行了。
是啊…//@速冻碳基颗粒:文在寅竞选那会女权还是正面话题……
【民调:韩总统人选民望尹锡悦40.6%李在明36.7%】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17日公布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总统候选人#尹锡悦#以40.6%的支持率反超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李在明#(36.7%)。二人相差3.9个百分点,超出误差范围。#韩国时局# O网页链接 ​​​​
正反方两位候选人皆为明确立场旗帜鲜明反对女权的选举,韩国是怎么到今天这一步的?
【民调:韩总统人选民望尹锡悦40.6%李在明36.7%】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17日公布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总统候选人#尹锡悦#以40.6%的支持率反超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李在明#(36.7%)。二人相差3.9个百分点,超出误差范围。#韩国时局# O网页链接 ​​​​
性别暴力从来都不是单向的
“我也知道打人不对,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我晓得他还手我是打不过的”

这也是为什么我说的,弱者对于强者的施暴比起强者对于弱者的施暴在很多时候更具非道德性,因为这本质是在以野蛮面对文明,以放肆对待收敛,更是以恶意对待忍让。 ​​​​
我以前也说过对于无限度扩大“暴力”定义的鄙视,在我看来很大程度上这是对于真正的DV的忽视,但显然有部分人对于暴力的定义延伸是单向的。
这是某公众号中对于确定“你是否在一段虐待性关系”中的表格,用来教姑娘们判断自己是否处在“精神暴力”中。

我当时的评价是,如果照这个标准,中国很大一部分男性都在承受着“精神虐待”。诸如下面的“冷暴力”存在于我们日常的所有生活中。

比如表现极端嫉妒和占有欲:

“你为什么不给我看你的手 ​​​​...展开全文c
老胡退休之后肉眼可见得摁了些许。 ​​​​
转发微博
一个城市的公共交通客运量算是判定城市社会规模的主要指标,也算是最准确的指标。
城市建成区可以用空路网和低密度工业区来水,人口可能是工业区里根本和metropolitan没有交集的厂弟厂妹,所以误差都可能挺大。
但是公共交通客运量也有一定误差。
比如重庆应该是地形影响了平均乘距,公交客运量显著的 ​​​​...展开全文c
强烈建议不要实名上网,实名上网的不要轻易与人对线,否则你自己在微博公开的个人信息被拿来作为网暴你的材料与否全看和你对线的人的道德底线。 ​​​​
1月16日 12:14 来自 iPhone 11 已编辑
满满的社交焦虑溢出屏幕…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