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有点疼……”
他从背后抱住她,抱得很紧,很用力,恨不得把她按进身体里。
叶非晚被他抱得快要融化了,心里莫名惊喜,紧张,激动,又有点心酸。 ​​​​
  • 长图
“应,应先生…求你…帮我……”
“吃了东西?”他凑得极近,语气暧昧,“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
  • 长图
“这么晚跟我回家,你不怕吗?” ​​​​
  • 长图
大婚日王爷纳妾,
她摘下凤冠:“谁敢娶我就敢嫁!”
首辅大人:“我娶!”
众人惊! ​​​​
  • 长图
“殿下,您昨晚的女子已找到,那人不是我。”
她怀着颤意否认,却被他一眼识破,
“敢骗我,你有几颗脑袋够掉的?” ​​​​
  • 长图
一夜身份被替,她唯余庆幸,
谁料,男人仍是阴魂不散,
“我的鼻子不是摆设,那晚的味道让我终身难忘!” ​​​​
  • 长图
一场意外,她退去了少女的青涩,
本可以攀龙附凤,她却只想独善其身,
原以为,这场劫难会到此为止,
殊不知,才是刚刚开始,“上了我的榻,就别想回头!” ​​​​
  • 长图
“我养你啊?” 他默默掰断手里的全球限量黑卡,“好!”
后来全城皆知,薄总宠妻宠到伪装破产,只为将她揉进怀里…… ​​​​
  • 长图
“我养你啊?” 他默默掰断手里的全球限量黑卡,“好!”
后来全城皆知,薄总宠妻宠到伪装破产,只为将她揉进怀里…… ​​​​
  • 长图
“我养你啊?” 他默默掰断手里的全球限量黑卡,“好!”
后来全城皆知,薄总宠妻宠到伪装破产,只为将她揉进怀里…… ​​​​
  • 长图
“我养你啊?” 他默默掰断手里的全球限量黑卡,“好!”
后来全城皆知,薄总宠妻宠到伪装破产,只为将她揉进怀里…… ​​​​
  • 长图
“我养你啊?” 他默默掰断手里的全球限量黑卡,“好!”
后来全城皆知,薄总宠妻宠到伪装破产,只为将她揉进怀里…… ​​​​
  • 长图
“我养你啊?” 他默默掰断手里的全球限量黑卡,“好!”
后来全城皆知,薄总宠妻宠到伪装破产,只为将她揉进怀里…… ​​​​
  • 长图
“我养你啊?” 他默默掰断手里的全球限量黑卡,“好!”
后来全城皆知,薄总宠妻宠到伪装破产,只为将她揉进怀里…… ​​​​
  • 长图
“我养你啊?” 他默默掰断手里的全球限量黑卡,“好!”
后来全城皆知,薄总宠妻宠到伪装破产,只为将她揉进怀里…… ​​​​
  • 长图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