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东燕2004

劳东燕2004

清华大学 刑法学教授
超过8000万人正在使用

清华大学 刑法学教授

查看更多 a
6月12日 21:58 来自 iPhone 11 已编辑
置顶 微博开通约四个月,到现在为止,就只发过16条博文,多数时候都不被允许说话。所以,我对微博的真实环境并不怎么了解。

评论或转发我的博文,表达异议或者批评质疑都没有问题,在一些社会问题上,彼此有不同观点很正常,但不要进行人身攻击或破口大骂。属于这类的,会果断拉黑。毕竟,到微博上不是来吵 ​​​​...展开全文c
刚刚过去的7月,是微博上第一次有完整的一个月可以发言,值得纪念一下。适逢假期,可以做到平均每天发两条,开学后就不一定能保证这样的频率。

总的说来,我的发言没有明确的规划,都是兴致所至,有感而发。公共平台上的发言有诸多的限制,我能做到的只是,让所有的文字表达都与自身真实的看法相一致 ​​​​...展开全文c
8月7日 12:22 来自 iPhone 11 已编辑
多年以前,曾听一位师长笑言,学者就是难以被说服的人。在法学界待的时间稍长,发现果然是如此。近些年又发现,不只是学者,其实绝大多数人都很难通过说理论证的方式被说服。

一直以来,我们可能都过高估计了理性说服的力量。实际上,心理学的研究表明,从接触信息到行为转变,中间要经历六个环节,包 ​​​​...展开全文c
8月6日 20:10 来自 iPhone 11 已编辑
这篇访谈是昨天的续篇,也很值得一读。访谈的主题是:在一个充满不确定的时代,个人究竟应该如何生活?读后有四点感想。

1. 在一个不确定的环境中,就个人的职业规划而言,可能不太适合设定过于具体的长期目标与实现的具体步骤,而更适合在摸索的过程中不断予以调整。

2. 环境越不确定,越要容许自己 ​​​​...展开全文c
谷雨的这篇采访风格上很人类学,在一种娓娓道来讲故事的氛围中,通过细节性的描摹,带出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此种风格,让我不由地想起列维·斯特劳斯的《忧郁的热带》,学生时代读的这本书,一直让我记忆犹新。

对学术领域的从业者来说,这篇采访至少引发对三方面问题的思考。

一是如何避免外在因素 ​​​​...展开全文c
8月5日 10:18 来自 iPhone 11 已编辑
技术本身无罪,但技术是有偏向的,更多地体现与维护开发者的利益,这一点经常被忽视。团体码与全域赋红黄码的做法由于涉及连坐,不仅面临法律层面的重大疑问,而且也不符合治理科学化与现代化的要求。希望能在防疫与民生之间维持适当的平衡,不要再肆意滥用健康码。网页链接所附文章,探讨的就是这个问 ​​​​...展开全文c
8月4日 10:37 来自 iPhone 11 已编辑
陕西的这个案件,在刑事诉讼的程序中走了两年,侥幸获得还算不错的结局。从报道事实来看,可反思之处甚多。

1. 目前的刑事诉讼中,有动辄认定黑恶势力的倾向。尤其是,将企业管理中的组织性或涉及集体维权中的组织性,轻率地认定为黑恶势力中的组织性特征,从而按照黑恶势力来展开侦查与起诉,在实务 ​​​​...展开全文c
明明只是棋盘上的棋子,有些人却喜欢想象自己是下棋者的角色,借此获得现实生活中缺乏的控制感与权力快感。

如果仅仅在观看影视剧时这样想象,倒也无伤大雅。可悲的是,很多人会将想象当作现实,真以为自己处于下一盘大棋的位置。

对于事实上只是棋子的人来说,这样的认知偏差是致命的。普通人如你我 ​​​​...展开全文c
今年上半年看的战争片中,印象最深的就是《我们的父辈》三部曲,德国拍的。译成《我们的父母辈》,是更忠实于原文的。

影片以克制的笔触,描述战争如何撕裂与毁灭五个年轻人的人生。在描述一场时代的悲剧时,与以歇斯底里的方式表达悲痛相比,克制的态度其实是更能震撼人心的。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 ​​​​...展开全文c
“黄金时代忽然进入了荒诞的剧情走向,此后每一天,世界都像滑向不可预测的方向。” ​​​​
网络时代,骗子横行无忌而又无孔不入。总的来说,主要依靠个人提高防范能力,不是根本的解决之道。更何况,无来由地怀疑陌生人都是骗子,也不是正常社会中该有的人际关系。过度收集个人信息以及网络实名制,都是造成电信诈骗越来越猖獗的重要原因,不能只依靠刑法在后端进行打击。 #鸿儒计划#
#女子在小红书遇杀猪盘被骗82万##小红书社区涌现杀猪盘#】脱胎于交友与相亲网站的“杀猪盘”,近年来有了新的进化,开始入侵小红书这样的UGC社区,还向各种领域的网站延伸,健身、租房、语言学习平台也有其身影。去年,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分局就接到报案,一位姓曾的女孩在小红书浏览了一则相亲贴,她 ​​​​...展开全文c
小红书,杀猪
新浪新闻

小红书,杀猪

7月31日 16:52 来自 iPhone 11 已编辑
心理学的研究表明,人类行为更多地受到情境变量的影响。我们容易高估个人性格在抵制不合意的情境性影响中的作用,低估我们对情境性影响的遵从。

基于此,如果有人做了一件不好的事情,旁观者会下意识地倾向于归结为个体的性格使然(性格归因),而当事人则往往将产生的原因归结于外部情境(情境归因) ​​​​...展开全文c
年少的时候,总想着要去陌生的地方,认为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尔今,待在熟悉的地方,也会觉得有些陌生。无论是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还是曾经的故乡,都给我这样的感觉。

今天读到一句话:“没有人再对理想主义死磕,唯一的主义只剩下生存。”时运如此,很多人可能会因某种幻灭感而变得现实,但内心 ​​​​...展开全文c
7月30日 12:25 来自 iPhone 11 已编辑
关于网暴的问题,还想接着说几句。

一些人借着匿名的保护,会随意发起网暴或参与网暴,以为现行的法律奈何不了他们。实际上,尽管运用法律的武器对付网暴者有难度,但并非没有可为的空间。这主要取决于被网暴一方维权的决心,是否愿意花时间与精力去与对方相周旋。

总的来说,我不赞成睚眦必报,但也 ​​​​...展开全文c
7月29日 17:21 来自 iPhone 11 已编辑
对于网暴问题如何处理,本质上涉及的是网络时代的社会治理问题。人们会下意识地认为,解决方案是政府部门加强监管,推行发言上的实名制。

这种出于直觉的解决方案设想,显然是将问题做了过于简单化的处理。在公共领域,尤其是在关涉公众利益的社会与政治问题上,匿名发言有其重要的价值。实名制势必导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