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雾港水手

燃烧的雾港水手

她喜歡不穩定的事物:革命、賽馬、癌病或單獨的腳。
超过8000万人正在使用
置顶 有的人真的很贱。你不能爱上一个诗人,然后指责她浪漫,爱上一个酒鬼,然后指责她酗酒,爱上一个梦想家,然后指责她整日只会幻想。爱人有千百种形状,但没有一种形状,必须是你百分百希望的那样。如果你不能接受她是一个真实自由的人,那就不要用你虚伪的爱去囚禁谋杀她。她只是想要爱,她不是想死。 ​​​​
置顶 前天有个女孩跟我说她想卸载微博了,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她被一个互关骂了,她也不清楚对方为什么莫名其妙地骂她,但她觉得很伤心,被人讨厌的滋味很难受。我告诉她不要在乎那些人,他们和你除了同处在一根虚无缥缈的网线上以外,没有任何关系。坦白讲,以前我被人骂,也会很难过,现在我只觉得他们是傻 ​​​​...展开全文c
今天和朋友来看展了,也看了夕阳🌇 ​​​​
补一组前天晚上读诗会的图,大家都笑得好开心啊~ ​​​​
分手的决心,毫无疑问从视听语言,场面调度上来说是一流佳作,朴赞郁依然那么会拍,甚至有些过于华丽和精巧了。汤唯是这部影片的灵魂,她是靠气质演戏的,而不是演技,换作别的女演员,这可能就只是一个老套冗长的爱情故事。

结局也确实很浪漫,但我对结局的不适感并非完全出于女性视角,而产生这是否 ​​​​...展开全文c
是不是每一个搞艺术的男人,都幻想有一个漂亮女人爱自己爱到甘愿去死,然后用失去的悔恨和遗憾来折磨自己一生啊?只能说男人真的太低看女人,又太高看自己了。 ​​​​
昨晚收到了一封很真挚的信,来自一位可爱的queer。其实她在上周就给我发过私信,表达她害怕作为一位跨性别者可能不被我接受的担忧。我告诉她我的活动只是出于安全和交流氛围考虑,暂时拒绝顺性别男性参与,但我很欢迎性少数群体来分享自己的故事和喜欢的诗。

于是昨晚她扎着一个马尾,穿着一条裙子, ​​​​...展开全文c
我上大学的时候有关注几个还不错的电影公众号,后来发现写的长影评几乎都很千篇一律。不同的是,以前可以拿了钱帮好片宣传宣传,现在无论收不收钱,都没什么好片可写。可是我也能理解,不写他们就要饿死了。只能说在这里,如果你真心地喜欢一样东西,最好不要把它当事业。否则你会发现,靠侮辱你的热爱 ​​​​...展开全文c
昨晚真的好开心,和大家一起喝酒,聊天,读诗,看电影,离别时和每一个人拥抱。有人甚至专程从外地赶过来。每个人都带了自己喜欢的书,每个人的分享都是那样的生动和真诚,如阿禁所说我们在直面的注视和平等的谈话中滋养出最汹涌的亲密。昨晚有太多太多打动我的瞬间,以至于刚刚睡醒的我,仿佛觉得自己 ​​​​...展开全文c
来人啊,把我的心拿去给汤唯,我有点想给。是心,不是心脏。 ​​​​
  • 动图
  • 动图
  • 动图
  • 动图
口红效应之下,越是经济下行,电影票房应该越高才对。所以人们不进电影院真的不是因为没钱,而是实在没电影可看。如果你发一亿,是为了让大家走进电影院看长津湖八九十,那我建议将看电影也纳入医保。每人每三天至少进一次电影院,看电影常态化,凭借长津湖的电影票进出地铁和大厦。让口了的电影业活过 ​​​​...展开全文c
我的心从不集体地跳动,
我在公有的社会里没有感觉。 ​​​​
我的处事逻辑非常简单:女人可爱,我爱女人。女人爱我,我爱女人。爹恨我,我恨爹。男人骂我,我骂男人。[兔子] ​​​​
也许这个问题应该改为:这个国恨女吗?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