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陳文芬

小妖陳文芬

諾獎詩人特朗斯特羅姆獲獎朗讀會的唯一中文朗讀者、瑞典童書譯者

諾獎詩人特朗斯特羅姆獲獎朗讀會的唯一中文朗讀者、瑞典童書譯者

查看更多 a
*訊號

前言/
陳文芬

馬悦然九十歲生日寫給自己的詩。
...展开全文c
瑞典學院馬悦然(Göran Malmqvist)院士的第五號椅子,繼任院士Ingrid Carlberg今天正式宣誓承接席次。Carlberg是新聞記者出身的評論家、傳記作家。

瑞典學院因疫情延後的2020年年會,今天(15日)下午五點整(瑞典時間)在網上舉行,新院士在宣誓就職後有十五分鐘的發言時間。這是瑞典學院的歷史上第一 ​​​​...展开全文c
謝謝你

抱歉,作者已设置仅展示半年内微博,此微博已不可见。 ​​​​

收穫雜誌的標框這段話很吸引人啊 ​​​​
(徐國能追思馬悦然教授 6)
馬老師年輕時師事漢學大師高本漢,一生樂在治學、講學當中,那些古老的典籍,《老子》、《莊子》、《左傳》,漢語的格律與唐詩,對他而言是一趟意外而美麗的旅程嗎?典籍沉默而永恆,玄奧如大海潮聲;我想馬老師遺留給世界的,是熱愛學術文化和勤奮於生命的心;在時時的追 ​​​​...展开全文c
(徐國能追恩馬悦然教授)
馬老師一生翻譯了許多中國古典小說,也是少數長期關心近現代華文創作的歐洲學者,他譯介了大量的現當代華文創作,是華文創作國際化最重要的推手。馬師母告訴我:馬老師珍惜最後在書桌前奮鬥的時光,努力讀書,孜孜不倦地翻譯《莊子》。馬院士自是學人的典範,但我更覺得他是 ​​​​...展开全文c
2014年深冬,馬悦然老師再度蒞臨師大,為師生帶來了三場演講和一場詩歌朗誦,內容包括了唐代的詩歌、諾貝爾文學獎的歷史和意義以及文學翻譯的問題。最後一場朗誦會,是馬老師親自朗誦其摯友,瑞典詩人托馬斯.特朗斯特羅默(Tomas Gösta Tranströmer)的作品:

荒涼的春日

像絲絨暗色的水溝

爬在我 ​​​​...展开全文c
這篇作品是詩人中風後,在失語的情境下所創作的作品,閃亮的語言和智慧在腦海中閃爍,卻無法在當下說出,看得到他卻觸碰不到他,是命運的捉弄,還是生命的現實?不意在隔年(2015),詩人於三月謝世,留下了他巨大的謎語。

我們在五月的台北,邀請馬教授及詩人楊牧、向陽、焦桐與會,在鋼琴與提琴的優 ​​​​...展开全文c
徐國能寫給大家的紀念文:
馬教授是瑞典學院(Swedish Academy) 院士,諾貝爾文學獎評委,世界漢學巨擘,那些輝煌的成就已無須多言,但對於學問,他永遠是那麼親和,那麼慷慨,尤其是對於台灣。2014年開始,馬老師多次於師大設帳講學,在台灣留下了美麗而可貴的學術因緣,幾乎將他的治學心得,在垂暮 ​​​​...展开全文c
香港文字學專家張光裕教授十二月三日, 寄給我「憶念馬悦然教授 」:

七十年代中期,光裕有緣與教授伉儷相晤於國立澳洲大學遠東歷史系,更藉其推介,余得以遠赴瑞典,盡睹斯德哥爾摩博物館所藏中國青銅器。半月盤桓,難忘每日開館前,享受晨光與新雪相映之靜謐,復可欣賞白天鵝於水間悠然滑行 ​​​​...展开全文c
世界上唯一的注音符號⋯報紙
國語日報 紀念馬悦然。
感謝台北師範大學鍾宗憲教授撰文。
詳細紀錄悦然在台灣最後三年的學術活動 ​​​​
算我逼他寫的吧⋯⋯
《越认识,越陌生:纪念马悦然先生》11月21日,他的告别会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市某社区的教堂里举行,这是他生前常去的地方,很小,只能容纳六十余人,但今天来向他告别的有130人之多。《北欧时报》记者告诉我,中国作家余华为他敬献了花圈。O越认识,越陌生:纪念马悦然先生 ​​​​
有幾年忘了微博密碼,無法登錄。最近老有人來信,說在此留言。只好再試試密碼,這一次居然成功了。此時此刻上網沒有意義了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