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a
翻旧帖突然看到这条,真觉人生如梦。//@沙欤: 别人说这话可能有点怪,一人说这话就毫不奇怪了。
今天,我说的是今天。 如果有个小说家,连文论都写不好,不能建构起属于自己的一个理论体系,那么他的小说再好,也是有限的——大多数的情况下只是精致的摹本。 你要知道你在干什么。 你如果不知道,那么你书写的其实跟你毫无关系。 ​​​​
看到今天的国家记忆,才发现原来是“醉爱园”。嗐。
老家房子拆迁,从旧屋箱子里翻出来几张字画。原本满是水渍霉点,装裱了一下,基本看不出了。“相期重到原非客,水调高吟行爱园”,落款是李一氓。小时候一直认不得前头两个字,因此对它印象最深。 ​​​​
烟花来临之前的第二次核酸检测,人不多,顺着引导一路向前,比起第一次的乱劲儿好了不少。志愿者似乎是南大的学生,全套防护服,说话温和简明;检测人员也颇麻利。跟遇到的每个人说了谢谢,道了辛苦。出来时前头有一对小夫妻,唧唧哝哝挤在一把伞下,讨论要点哪家的烤鸭舌当夜宵。……我大蓝鲸从容之气 ​​​​...展开全文c
官僚化程度越严重,就越倾向于维稳。维稳是所有解决方式中最便捷的,也是看起来成本最小的。但它是最短视的。以不公平为代价、压善媚恶为手段维护出来的稳定,破坏的是社会内在平衡。积重难返,终将反噬。 ​​​​
“这是烂片????”……不就是真诚吗?我也有,要多少有多少。//@潘海天:无意识也有可能啊,这反问还是很真诚… ¡查看图片 //@骑桶人:我现在相信是洗钱,当然可能江南不知道他们在洗钱,但导演肯定知道。//@陳楸帆: 看完之后我只想说……这片子就是一场超大型kuso

抱歉,作者已设置仅展示半年内微博,此微博已不可见。 ​​​​

……别的不说了,“商铺”这词啥时候出现的?//@李方毅://@荣耀之之王:转发微博

抱歉,作者已设置仅展示半年内微博,此微博已不可见。 ​​​​

打开窗,空气自然流进来;打开闸,水自然流出去。没人把这个叫“输入”“输出”,它是正常交流过程中的自然产物。文化也一样。 ​​​​
临高启明的文章走向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工业党救不了中国”。至于它自身的命运,说明的是另一个问题:“想要救中国的工业党是没有好下场的。” ​​​​
看到群里新鲜八卦,想起一点陈年老谷子。还好这位没演老李,不然就还……挺膈应的。 ​​​​
整理照片,看到这个。某月某日空无一人的拉贝故居,以及留言簿上的不知名者。 ​​​​
看了眼华表奖的红毯,音乐喜气,主持卖力,然而不知道为何,总觉得气氛惨淡。定神瞧去,才发现每位影人的脸上都写着“补税”二字。 ​​​​
我发表了头条文章:《山高水长,终有一别》 °山高水长,终有一别 ​​​​
山高水长,终有一别
沙欤

山高水长,终有一别

左和右在这一点上是有共识的:凡非我发起且非我能控制——简单来说就是不能归功于我的运动,都是庸众在瞎搞。 ​​​​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