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灵爱

闪灵爱

不学无术小霸王
超过1000人正在使用
真正的爱,不等同于甜甜的,那是小孩子扮家家酒,成年人是站在秋千上,快乐与难过反复交替上升,得失心和自尊心像一对翅膀,恨与爱来回横跳,嫉妒如影随形,不安全不信任随时随地发生,神经质的怒气在自私和自负中间萌芽,上一秒享受,下一秒却受折磨,如此循环往复,直至荡然无存。 ​​​​
娄烨的电影总是阴性的,母性的,淋淋漓漓的,黏黏糊糊的,就好像下雨天来月经,潮水涌来,危险四伏,即使没有子宫,也可以用相近频率,一起痛苦共振。 ​​​​
不是表达欲减少,而是被误解的成本大大增加,即使孤身再奋勇,仍无法抵御风险暗涌,相比畅心所欲分享,更宁愿保持沉默,独自消化海浪拍打,停泊在安全的自我港湾。 ​​​​
大多数内地男艺人,会让我联想起一句尼日利亚谚语:公羊闻不见自己臭。 ​​​​
过去五年的电影中,有两句台词曾经瞬间击穿了我的灵魂,直抵生命本质。一句来自《海边的曼彻斯特》,卡西·阿弗莱克说,你不明白,我心里什么都没有了。另一句来自《困在时间里的父亲》,安东尼·霍普金斯说,我的叶子都要掉光了。 ​​​​

博主设置仅展示半年内的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