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查看更多 a
最近的研究:Hannah Ryggen / 汉娜·瑞根,二十世纪斯堪的纳维亚艺术界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在民间装饰+当代艺术形式的开创性研究中,表达了她对美好生活和坚定信念的迷人叙述。图片来源:马尔默博物馆,NTNU大学图书馆。 ​​​​
德国著名哲学家雅思贝尔斯说过:教育的本质就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召唤另一个灵魂。它没有声响,它只是让走在前面的人,做好自己的事,走好自己的路,然后,任由改变自然发生。 ​​​​
我们所过的,不仅仅是自己的生活,同时也是我们这个世纪的渴望。
一一约翰·伯格 ​​​​
我真正的使命,让我与生命紧密相连的事情,总是艺术。
夕阳下,机翼掠过大气层,激发了一个美丽的灵感,Curators的文本得以成形,里面承载着我想要保留的很多梦想碎片。 ​​​​
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2021 年迎新晚会。
对一个学生来说,最重要的品质是热情和责任心,这种责任心是指他们愿意为所处时代的理念而贡献。 ​​​​
北宋【李公麟】,白描作品。

白描自顾恺之到李公麟,以单线勾勒塑造对象,成就了一个独立的画种。就此而言,李公麟无疑是中国画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
教师节的一天。在线上与博士生Sala Melissa讨论新学期的课程,莎拉已经进入两年级了,但是我们还是没有直接见过面⋯⋯

疫情把一切都打乱了。她很耽心:会不会读了四、五年的博士,竟然连导师一次面也没有见过? ​​​​
二十世纪初艺术家对于"美"的看法有了根本性的变化,不是指生物本能意义上的美好理想形态,相反,"美"恰恰是一场观赏与思考的游戏。 ​​​​
我比较赞同"生活是一个故事"的看法。
我们的生活并不是断断续续的,也不是朝向唯一一个大目标的,而是因循着某个相当详尽的剧本、故事或传记不断展开着的,我们(至少在某种程度上)一边前行,一边构造着这个剧本。

故事的轮廓以及我们所扮演的角色可能首先是由我们的基因和文化所赋予的,其次是由 ​​​​...展开全文c
大雨,三小时不间断的大雨🌧️。在一书店耐心等待。翻阅《加缪笔记:1935-1959》上面写着这样一句话:"停一下吧,欣赏啊!"然后开始看书,结果买了一摞书~ ​​​​
美国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的一个理论:什么是文明的最初标志?解决温饱和安全的鱼钩、陶罐或是磨石?都不是,古代文化中文明的第一个迹象是股骨(大腿骨)断裂后被治愈。
玛格丽特·米德表示:没有动物在断腿之后能够单独活下去,或者因无法捕食动物饿死,或者变成其他动物的盘中餐。当人类断裂的股骨 ​​​​...展开全文c
思考问题总是从逆向开始。如果要明白人生如何得到幸福,首先是研究人生如何才能变得痛苦;要研究企业做强做大,首先研究企业如何衰败的;大部分人更关心如何投资上的成功,其实要最关心的是为什么在投资上问题大部分人都失败了。
这种思考方法来源于下面这句谚语中所蕴含的哲理:我只想知道将来我会死 ​​​​...展开全文c
谢谢好友蒋缪奕推荐!谢谢J&G Media和Design Shanghai的邀请,荣幸地成为设计上海展的行业意见领袖。2021年6月3日-6日设计上海展见!

要集合国际玻璃的顶尖科技,进入科学和艺术的新领域,需要一年时间准备。明年的设计上海展,玻璃艺术设计应该会成为一个风口。这是迈向新边界的一步吗? ​​​​
我们需要一种和平文化,这种文化的首个基本原则必须是宽容。这意味着欢迎和珍视差异,正是因为这些差异,我们的地球才如此丰富多样、异彩纷呈。 ​​​​
与博士生吴昊讨论《浓缩的窗口:100件公共玻璃雕塑》写作提纲。我们已经与其中的94个国际艺术家或他们的工作室取得了联系。准备工作顺利得益于我的英国研究生同学的支持!这些艺术家无不是以自己的生命、尊严、人性与职业道德在创造荣誉,作品是对于世界与人类问题的一种视觉解释,而不只是Idea的传达 ​​​​...展开全文c

正在加载中,请稍候...